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6年9月17日 星期日

妳是我媽媽 因為我愛妳


「他有時候會叫我媽媽!」瀚宇的姑姑好氣又好笑的說。
「但我都會跟他說,我是你姑姑!不是你媽媽!」

瀚宇的第二個媽媽
瀚宇,現在五歲了,患有自閉症和重度智能障礙,他的爸爸是中度精神官能症者;媽媽則是輕度智能障礙者。平時狀況很糟糕,家裡滿地沒洗的髒衣服,混合著吃剩的食物殘渣,在空氣中發酸發臭。狀況好的時候,瀚宇的爸媽會去西門町擺攤賣批來的娃娃,以貼補家用,但狀況不好,他們唯一的基本需求,就是能有個睡覺的地方就好了。這樣的環境,讓心疼瀚宇的奶奶從小把他接過來照顧,但現在奶奶年紀大了,加上膝蓋不好,行動不便,因此照顧瀚宇的重擔便落到瀚宇的姑姑肩上。


最甜蜜的三個負擔
瀚宇的姑姑,除了照顧瀚宇,還要照顧和一樣患有輕度自閉症的女兒,和一個剛滿一歲的小babay。現在瀚宇跟姑姑的女兒都在心路上課,雖然省去奔波不同學校的勞累,但瀚宇的姑姑仍然每天晚上一、兩點才能闔眼,隔天一大早六點又要起床,開始張羅他們上學的事情,之後又要忙於處理家裡大大小小的瑣事。曾經有想過請人幫忙,但是那樣又是一筆龐大的開銷。雖然幾度覺得自己忙到快瘋了,但想到自己是瀚宇唯一能依靠的親人,也只好咬著牙撐下去。

與腳丫的對抗
瀚宇從小到大沒生過什麼大病,但始終無法擺脫香港腳的困擾。姑姑帶他就診也拿了藥,且必須連續塗抹三個月才能完全康復。一開始奶奶沒注意,以為瀚宇不癢就表示已經好了,但沒過多久,瀚宇便開始又哭又鬧的摳著他奇癢無比的腳丫子。就這樣反反覆覆的拖了半年之久,瀚宇的姑姑不忍心看到瀚宇承受著發癢的痛苦,最後選擇親自替瀚宇抹藥,每日從不間斷、細心照料著瀚宇的雙腳。

拿棍子討打
在姑姑的眼中,瀚宇還算蠻乖的,但他每次都愛把鞋櫃裡的鞋子拿出來玩,說了很多次都沒有改正。有一次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又把鞋櫃掏空,將裡面的鞋子丟的到處都是。瀚宇的姑姑很生氣,正準備罵他的時候,只見到瀚宇把棍子拿給姑姑,一臉委屈的低著頭,等著接受處罰。這時候大家都笑了,瀚宇姑姑的氣也因為瀚宇這可愛的舉動消了一大半。

母愛所成就的浩瀚宇宙
一年半前的瀚宇,還沒送來心路接受早療的訓練前,根本不會講話,唯一會說的就是「阿嬤」;現在的瀚宇,經過老師認知和語言的訓練,已經會說簡單的字彙,也會認人,雖然不能完全聽懂對方的意思,但至少也可理解一半。不過想到瀚宇未來必須面對許多困難與挑戰,仍是目前要克服的一大困難。「現在最擔心的,就是瀚宇以後長大的問題!」姑姑憂心的說。

就像瀚宇的名字一樣,家人們希望他能夠像浩瀚的宇宙一樣,在姑姑無私的母愛與眾人的關愛之下,揮灑自己的人生。

(出處:第80 期心路雙月刊-第四、五版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