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同唱生命之歌 感謝有妳一起變老

穿上朵朵紅花綻放的花襯衫,搭配垂墜而下的黑寬褲,在心路合唱交流會上,心路媽媽合唱團的媽媽們排成兩列,自信的抬起頭,唱起約莫20年前,她們練唱的第一首曲目「牽手」。

因為愛著你的愛,因為夢著你的夢 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幸福著你的幸福
……
沒有風雨躲得過 沒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地牽你的手,不去想該不該回頭


             
**媽媽合唱團的媽媽們穿上團服,有默契的一同唱和**

20年來,心路媽媽合唱團第一次擁有團服,布是團員給的,衣褲也是團員親手作的,一件一件,皆是為了合唱團十幾位智能障礙者的母親量身打造,一位團員說:「我們是一群準備一起變老的好姐妹,一個都不能少。」

缺妳不可 一個都不能少
      雀兒的丈夫罹患敗血症,一個月驟逝,突如其來的噩耗,使雀兒的一切生活停擺,原本參加的兩個合唱團都不去了,就待在家裡,每天面對巨大的喪夫之痛。合唱團的媽媽們掛念她,每天打電話、傳Line,甚至直接到她家找她。

  四月初,雀兒重新回到媽媽合唱團,距離上次練唱約三個多月的時間。那一晚,整間教室熱熱烈烈,因雀兒的歸隊而歡騰。雀兒說,她回來是因為一份責任。母親節前夕,媽媽合唱團要與她們的孩子們-心路青年合唱團到北投公民會館表演,她皺著眉,神情認真的說:「我們人這麼少,我要來湊個人頭。」

  即使喪夫的悲傷還無法平復,但媽媽們如此真摯的關懷,使她感動,「我願意跟著她們,一起走過這一段。」雀兒穿上合她身形的團服,戴著圓潤的珍珠耳環,媽媽合唱團缺一不可,她擁有一個專屬於她的位置,無人可取代。

妳我一起 與慢飛天使同飛翔

                            **媽媽合唱團的媽媽們與自己的孩子開心同唱跳。**

 媽媽合唱團的成立,是從陪伴孩子開始。心路青年合唱團由一群智能障礙青年組成,有的媽媽陪著去練唱場地,孩子練習時,她們就一起去附近逛街、聊天,每位媽媽都有一位特殊的慢飛天使,她們成為另類的媽媽聯誼會,每週一次相聚,彼此分享、互相扶持。

  民國86年,在心路十周年慶上,心路青年合唱團第一次對外演出,青年合唱團指導老師黃慶鑽萌生成立媽媽合唱團的想法,希望她們除了陪伴孩子練唱,也能有屬於自己的發揮空間。絲絲是現任媽媽合唱團班長,回想起最初成團時,她們幾個團員擠到一位欒老師家,練起「牽手」,唱出陪伴慢飛天使的心聲。

  班長絲絲有三個孩子,生第三胎因胎位不正而難產,小福出生時身體發紫,自小學習遲緩。絲絲曾看著電視新聞報導智能障礙者的媽媽帶著孩子自殺,她也想過帶著小福,一同結束每天以淚洗面的日子。

                        **媽媽們拿著譜,認真練唱。**

  然而,當想到三個孩子的未來,她仍堅強的振作起來,「我們做父母的一定要先走出來,自己推薦自己的孩子。」她說,若是自己不能接受,自己先排斥自己的孩子,那孩子也會受到別人的排斥。

有妳相伴 同走人生路
         當時,台灣特殊教育尚不普及,絲絲努力學習,成為了一名特教老師。她參與智障者家長協會,與許多智能障礙者的家長相識,她笑說,當小福八歲時,他們認識了心路執行長宗景宜,兩人孩子年紀相仿,常一起帶孩子去游泳。 

  民國76年心路成立,絲絲也和宗景宜一行家長到政府機關,呼籲政府重視智障兒教育問題,也對於《殘障福利法》的不妥之處提出陳情。為了孩子奔走,她說,不只自己的孩子用的到,別人的孩子也用的到。

   雖然一路走得艱辛,但絲絲接受現實、積極面對的態度,成為合唱團媽媽們的鼓勵。對絲絲來說,加入媽媽合唱團是種紓壓,帶團的溫老師對沒有音樂底子的她們充滿包容,溫老師總說:「沒關係,唱錯了算我的。」在這裡,每位媽媽的生命經歷緊密連結,約好了,要相伴走人生路。

             **五月初的一場心路合唱團交流會,結束時眾人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