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3年8月15日 星期四

自在、安身、好生活──社區居住服務

從「教養院」走向「社區的家」,

從「院生」成為「住民」,
「社區居住」服務,努力的是~解放智能障礙者。
看一向被保護、被限制、被視為沒有能力獨立的他們,
如何在適當的服務支持之下,
因為被尊重、被鼓勵、被賦予選擇的權利,
而學習掌控自己的生活,
真實而自在的成為社區的一份子。


PART1
「社區居住」是什麼?這是心路自民國93年開始陸續成立居住家庭後,最常被問到的問題。
其實,簡單的說,「社區居住」就是讓成年的智能障礙者住在一般的社區中,過正常的社區生活。但看似再簡單不過的解釋,卻包含了台灣智障福利團體努力了數十年卻很難達到的兩個理想:「一般」與「正常」。
長久以來,智能障礙者始終被特殊對待,不知不覺中,這樣的特殊對待,造成了我們對他們的誤解與排斥,「我們」認為像「他們」那樣的人,應該是被層層保護(保護的究竟是「我們」還是「他們」?)在安全的環境中,給予完全的照顧。  但沒有人應該被如此對待,原先可能是基於善意的特殊對待,後來卻成了智能障礙者過正常生活最大的桎梏,應該是當初始料未及的。
近二十年來,台灣的身心障礙服務一直朝向社區化努力,愈來愈多的智障者在社區型的機構接受服務,或者在社區工作,也開始有社區家園這類的住宿服務單位成立。但「社會融合」與「尊重智障者的自我決策」仍然是智障服務議題中很難突破的兩件事。
難以突破的原因,可能正是源於我們對智障者的成見,以及機構式服務中很難避免的管理規則與決策模式。其實,這樣的問題不僅在台灣有,即使是在福利先進的國家也是如此,因此「去機構化」開始在世界被廣泛的討論與重視,而「社區居住」正是去機構化服務模式的具體實踐。
近年來,荷蘭第一個成功從教養院轉型為社區服務型態的機構Arduin特別應邀來台數次分享他們的經驗。從他們的經驗我們看到,Arduin原本是一個收容有360名智障者的大型教養院,當他們決定關閉教養院,就在各地區廣設居住家庭,並提供各類以「解放」與「自我決策」為基礎的社區支持服務。十多年來,他們發現,障礙者在選擇和適應技能上都有顯著的提升,與家人和社區的互動變多了,他們的生活更豐富多元,也更獨立有自信,整體生活品質更好。
他們的經驗見證,支持了心路長期以來對社區居住的想法,我們相信,只要透過合宜的支持,智障者一定有能力和一般人一樣在社區正常生活。而「家」不僅僅是安身的所在,也是心靈安適的歸屬,「安身」和「自在」不正是人們最基本的渴望嗎?我們怎能輕易以安全、保護之名,剝奪智障者這最基本的權利與想望? 
 
PART2
從社區家園到社區居住
79年心路基金會成立了第一個機構「心路社區家園」。從外觀看,家園只是一棟座落在台北市文山區的平凡四樓透天小公寓,僅僅住了16-18名智能障礙者,但這個小型機構的成立,當時卻挑戰了政府對身心障礙機構設置的法規限制。
因為那時的相關法令都是以設置大型教養院為主,從設置區域、面臨道路寬度,甚至室內樓梯寬度等,都以上百人的機構標準來要求,而這樣的標準造就了一間間隔絕於世、地處偏遠,動輒收容數百人的大型教養院。
當時心路的家長們不明白,為什麼不能讓智障者生活在社區當中,以更正常化的方式來提供服務?經過與政府部門一再的爭取協調,終於突破了重重法令限制,催生了小型機構的設置辦法,「心路社區家園」以及之後上百家的社區型機構才得以合法成立。
心路社區家園努力提供成年智障者一個「似家」的生活環境,這十多位住民們白天到日間照顧機構,晚上回到家園來,他們與老師共同決定早晚餐吃什麼,吃完飯去哪裡走走,輪流負擔部份家務,社區居民也早已習慣他們在社區內走動。「社區家園」走出了另一種更人性化並更融合於社區的服務模式。
20多年後,心路又開始推動另一種住宿服務型態-「社區居住」服務。這個服務型態更進一步的拿掉了「××家園」、「××中心」的招牌,以及團體作息的服務思維,它強調的是,把生活決策的權利還給個人,輔導人員扮演的只是協助與支持的角色。
但也如同社區家園成立之初所遭遇的法令限制,創新的社區居住服務也面臨許多困境,例如都市住宅取得的不易,買屋買不起,租屋又常遭受排斥;政策上對於這類服務的補助也不足,導致許多想辦理服務的身障組織,和想住進來的智障者多不敢輕易嚐試。不過,相較於這些困難,如何讓家長、工作人員與社區民眾學會對智障者「信任」與「放手」,是更艱難的挑戰。
家長仍舊期待心路提供完全的照顧服務,而工作人員反而要轉換腦袋,避免管太多,服務提供單位時刻在「家長期許」、「尊重住民選擇」與「組織責任」之間掙扎、拿捏。至於社區民眾的接納,更是影響服務成敗的重要因素。
Arduin的分享中說:「每個人都有權完全的參與在他們所屬的社區中:家人、鄰居、學校、工作、家、休閒時間、宗教......,沒有『我們』與『他們』的分別,這是一個『融合』的社會。」如果說,社區家園努力消弭的是機構與社區的隔閡,那社區居住要努力去除的,就是「我們」與「他們」的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