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3年8月15日 星期四

我的故事我來說

     

  
每個人都喜歡談自己,心智障礙青年也不例外。

在心路青年會館裡,下班後來參加課程的青年們自在的聊天,完全忘了我們的存在,這對習慣採訪時備受「關注」的我們來說很特別,成人支持服務台北中心婉萍主任說:「因為他們知道這個空間、時間是屬於他們的。」

這不禁讓我們反思,我們的環境中有多少是真正以他們為主體的?透過三位青年的說法,以他們為主,讓我們進入他們各自的故事,感受他們的喜怒哀樂。



我覺得…..

心智障礙者就像一面鏡子,映照著我們的心、我們的對待。目前正發展一套評量組織效益及效率量表的夏洛克博士說,他觀察一個組織的服務品質,不只是聽工作人員說明、閱讀資料,他認為最重要的是觀察服務對象,觀察他與同儕的互動、與工作人員的互動、與社區居民的互動、與陌生人的互動等,從互動的態度中,可以看到他對自我價值的認知是什麼,是否有幸福感,而這就是服務品質的最終成果。

我們邀請阿元、大仁和小娟三位青年分享他們的故事,大仁自認不擅言詞,比較喜歡用寫的表達自己,平常都是用facebook和朋友分享心情,於是他很用心的寫了這篇簡介,當我們閱讀他的簡介,不禁感嘆:果真是「文如其人」啊!大仁本人好比是偶像劇中的大仁哥,齊整的穿著,帶點靦腆,但是態度成熟又很貼心,是團體中會默默承受壓力,默默照顧別人的大男生,不過「真的沒有女生跟我表白過」他說,雖然我們有點疑惑。他提到成長過程中一直是上普通學校到高職,雖然功課跟不上同學會有點難過,但從不覺得自己和別人有什麼不同,直到媽媽為了擔心他當兵被欺負而去申請障礙鑑定,拿到手冊的那一刻,他難過了,因為感覺自己和別人是不一樣的。

小娟說不喜歡聊八卦,她很認真的接受訪談,認真聽問題,回答也簡潔有力,不清楚的問題會直說「不知道」、「沒想過」,例如我們問「可以問你幾歲嗎?」她慎重地回答「這是隱私,不方便說」然後很客氣的說聲「不好意思」。擔任心路合唱團社長的她,大方演唱喜歡的歌給我們聽,而被導演挑中擔綱心路演唱會舞台劇的角色,是最近感到最驕傲的事。

阿元開心的來赴約受訪,因為節儉的他難得吃漢堡餐,於是我們特別安排到漢堡店訪談。阿元很客氣,長期從事勞動工作,加上口語表達不是很清楚,感覺容易聽從別人的要求,個性很順服,比較不懂得拒絕,也不會強調自己喜歡的事物,透過熟悉他的社工怡慧補充,我們才知道看似「淡然」的他,其實有很多很多想法,甚至有些煩惱ing

關於我的工作

雖然穩定就業十幾年了,配合度高的阿元面對雇主指責,總是選擇默默承受,有一次他被調到商品販售部門,面對要向客人推銷的挑戰時,他非常焦慮,但也沒勇氣跟雇主反映;還有一次,同事和雇主起衝突互控傷害,要求他幫忙當證人,也讓他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壓力一點一點累積。

之前他和家人住在中和,因房子要賣掉,於是主動跟家人商量搬到社區居住家庭,和其他兩位青年一起住,過去我們不知道他每天下班後的這些心情,在住到社區家庭後,社工員怡慧觀察發現,阿元碎碎念的背後,來自工作壓力,於是慢慢和他聊,把他的困難情形告知就業服務老師,讓老師能即時介入處理,怡慧說期待有一天,阿元能在我們的支持下,更自信、自在的表達自我。

大仁在雲門舞集工作滿七年了,他很喜歡這份工作,希望能一直持續下去,因為這裡的同事相處很愉快,本來他只負責清潔、單據整理的工作,後來增加了信件收發、器材借用的登記,雖然比較忙碌但相對較有成就感,他說比較困難的事是「時間安排」,就是發生突發事件時,要如何按部就班把事情做完,會有點困擾,還有一些器材的操作不容易懂,不過同事都會幫他。

到雲門之前,大仁也曾在超商、餐飲店工作過,印象中被雇主、主管責罵的經驗不是很好,也都待不久,一直到雲門才穩定下來,他說同事聚餐會邀請他參加,他也參加雲門針對員工安排的「身體課」,他感受得到自己是受歡迎的。

小娟曾在庇護商店做糕餅,也曾在速食店做清潔工作,但都沒有持續很久,現在每星期會有一天到二手商店上班,時薪是七十五元,她覺得如果每周能工作兩天也不錯,不是為了賺錢,是因為喜歡這份工作。不上班時,她大多一個人在家,會幫忙洗衣服、擦桌子等家事,媽媽不放心她使用瓦斯,所以午餐都是自己出去買來吃。小娟參加很多社團活動,媽媽就訓練她搭乘大眾運輸工具,現在小娟都是自己出門不用麻煩別人接送,媽媽則用電話確認她到了那裡、吃了什麼等,小娟不覺得媽媽管很多,我們也看到她自信沉穩的表達自己的喜好、喜歡的夥伴、喜歡的原因,知道自己的優點是「很漂亮、能力好、很會跳舞」,自己的小毛病是「常常發呆、動作慢」。

我平常從事的活動

阿元會上網搜尋旅遊景點,例如福隆的沙雕活動、基隆廟口、鶯歌陶瓷展等,然後自己一個人去遊歷,不過他最喜歡的還是心路青年聯誼會舉辦的旅遊活動,因為志工會講笑話,人多也比較熱鬧,但是旅遊的費用讓節儉的他有點捨不得。他也期待室友能一起作伴,但無法強求,他會主動報名社區課程,曾有同學建議他「當志工比較快樂」,他覺得將來會考慮去當環保志工,為地球盡一份心力。

大仁說家人假日偶爾會一起出遊,而平時除了上班外,自己也參加很多活動,例如擔任小天使合唱團的團長,練唱之外還有例行幹部會議要出席,還有青年志工隊的活動,而青年聯誼會的月活動是他認為最有趣的,於是每周行程幾乎快滿了,近來也感到一個月一萬多的薪水,有時會不夠用,但他不好意思常常跟媽媽拿。

小娟也參加心路青年志工團,也擔任社團幹部,有次幹部會議她突然覺得「怎麼那麼安靜啊!都在聽我講話」不過已經慢慢適應,她還參加喜樂家族的舞蹈團,這個社團訓練嚴格,但她很喜歡,星期天會參加教會禮拜,每天晚上睡前都會禱告「神,請保佑我,保佑家人」。

我對未來的想像

雖然喜歡目前社區居住的室友,但阿元還是比較期待能和爸爸住在一起,也期待有朋友陪伴,他說有次一個人搭公車經過八仙樂園,發現車上都是年輕人,三十九歲的他有了年老的心境,還提到會自我提醒注意健康,年老了,飲食要少油、少鹽、少肉,雞腿排骨不能天天吃。

問小娟「媽媽年老了,你怎麼辦?有想過將來要跟誰住嗎?」她很直覺的回答「就一直跟媽媽住啊!媽媽老的時候,我會照顧她」;問她「想不想結婚?」,她反問我們「跟誰啊?」小娟對未來的想法很務實,也很肯定。

參加過「我的甜八寶」課程的大仁則有一個清楚的夢想,就是買房子、自立生活,他描述希望買的是一個小套房,最好能認識女朋友,交往然後結婚,他知道自己是個怕孤單的人,將來也不能依賴妹妹,妹妹會有自己的生活,曾聽爸媽討論自己的未來,但沒有結論,他想自立生活的願望還沒跟家人提,但他相信家人會是支持的。

三位青年在不同的環境裡,擁有不同的生命歷程,成就他們各自獨特的個性,於是對未來有不同的認知和想像,從故事中,你欣賞他()嗎?會為他擔憂嗎?或者有了同情,仔細想一想,我們的服務可以持續他()的小確幸,也可以改善他()的處境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