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4年8月27日 星期三

漂洋過海發現愛~ 我與心路的360小時

文/香港明愛專上學院 唐利輝

(圖/利輝帶著心路青年探索社區,製作散步地圖,陪伴中更認識智能障礙者,也建立深厚的友誼)

第一次飄洋過海來到台灣實習;第一次接觸心路基金會;第一次對智能障礙朋友這麼熟悉;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懂得去「愛」智能障礙朋友。

在實習期間,經常會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麼有部分服務對象差不多每天都會想要來到心路呢?其實他們有時候並不是來上課的,只是單純地在會館休息。而且發現高成支(註)裏面的社工,有些陪伴了智能障礙朋友兩年、五年、甚至快達十年;部分服務對象更厲害,已經與心路結下了十幾年的情義結。十幾年對於我來說是一個很長的數字,但為什麼這群智能障礙朋友會留在心路十幾年和差不多每天都會想要來到心路呢?今天,兩個月的實習過去了,我知道答案了,因為這裏充滿愛,充滿社工對服務對象的愛;以及充滿服務對象對心路的愛。

智能障礙朋友在社區的生活受到漠視、被定型,甚至「被隱形」。但在心路,他們得到重視、得到尊重、得到心路同仁對他們的一個微笑。對!是微笑,一個只需要用臉部肌肉作支撐的微笑;一個既簡單但充滿愛、充滿接納的笑容。就是這個「笑容」,讓一位騎機車遇到車禍的男生,在車禍的第二天一步一步很緩慢地支撐著受傷的腳來到高成支,因為在家裏、在社區,他都被責怪;但是在高成支,這裏有愛、有同仁的關心、有朋友的慰問。這就是為什麼智能障礙朋友喜歡來心路的原因。

另一方面,因為台灣和香港兩地語言文化的差異,自己的國語一般、台語不通;服務對象的國語和台語流利,但粵語不通;以及部份服務對象的口語表達受障礙限制而模糊,所以彼此在語言上的溝通會有阻礙。但是在這兩個月的實習,我卻第一次感受到對智能障礙朋友這麼熟悉。我覺得語言只是互動的其中一個表達方式,互動還包含著身體語言、表情、還有用心感受對方想要表達的東西。智能障礙朋友本來就是天真、單純的孩子,所以只要用真誠的態度、表裏一致地用心去認識他們,感受他們的需要,這比任何的溝通方式還要好,才會更加認識他們。

所以,在這兩個月的實習中,我學習到用心去聆聽他們的聲音,使我對他們更加熟悉,明白到如何去「愛」智能障礙朋友。智能障礙朋友的世界很簡單,他們會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嚮往,只要願意了解他們心中的嚮往,願意與他們同行追求嚮往,這就是對智能障礙朋友「愛」的表現。
-----------------------------------------------------------------
註:「高成支」為「心路成人支持服務高雄中心」的簡稱。